反乌托邦游戏《Beholder》制作组:正在着手准备续作!

反乌托邦游戏《Beholder》制作组:正在着手准备续作!

   本文转自游研社,作者:九月

   冒险解密类独立游戏《Beholder》凭借其新引的玩法吸引了不少玩家的关注,其高超的游戏质量也为它在登陆Steam后揽获了92%好评的好成绩。不久前,游研社与《Beholder》制作组进行了一次访谈,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

   游戏的主要玩法是通过监视他人的“违规”行为,上报有关部门,然后赚取政府的奖励。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遇到形形色色的房客,面对无数的道德抉择,每一个选择题都像“妈妈和女友掉水里先救哪个”一样困难,而你的任务只有一个——满足家人活下去的需求。

   这款游戏目前在Steam已有92%的好评,并且获得了今年GDC(游戏开发者大会)的Best in Play奖项。

   因为游戏本身素质不错,选题也很新颖,我们就很痛快的答应了对方,并且做了进一步跟进——几个月前和同样来自俄罗斯的《史前埃及》制作组交流:我跟那个“向中国玩家致敬”的俄罗斯游戏开发组聊了聊,就是一次很愉快的体验。 

比起《史前埃及》,这次邻国老大哥的作品阴郁了很多

   初次与我们接触的是一位在俄留学的中国小哥,兼职这个游戏的中国市场运营。当时我以为对方是俄罗斯人,还跟他用俄语客套了一番,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。

   接受采访的是来自本作发行商 Alawar Entertainment 的市场负责人叶甫盖尼(Евгений/Yevgeny)先生。

   《Beholder》的制作组Warm Lamp Games位于俄罗斯第三大城市新西伯利亚。在制作这款游戏之初他们只有12位成员,因为游戏发售后反响不错,他们已经开始扩充阵容,并着手准备《Beholder2》的制作——这是制作组第一次对媒体确认续作。

Warm Lamp Games小组的部分成员,不巧的是受访者叶甫盖尼先生不在其中

这位是游戏的主制作人Евгений Систер——他也叫叶甫盖尼

   如之前我们写过的介绍,这款游戏有的极为明显的反乌托邦色彩,而游戏正是出自经历过苏联时代的俄罗斯人之手。采用这样的背景设定,相信绝非巧合 。

   起初他们只是想做一款窥探他人隐私的游戏,而极权主义正是这个题材的最好载体。“每个人都渴望知晓更多的秘密,特别是熟人的。”叶甫盖尼说,“玩家们或多或少的都接触过类似的文艺作品,可以很容易产生代入感。”

 

一款有关偷窥的游戏

   游戏的制作成员多是80后,苏联时期只存在于他们的童年记忆,有关当年的故事多是来自于他们的长辈。另外,乔治·奥威尔的小说《1984》也是重要的灵感来源。制作组参考了《1984》和世界历史的一部分,构建了一个比它们更加绝望的虚拟国度。

图中文字:高举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旗帜!

   玩家们或许会认为这个故事是在影射苏联、朝鲜或是东德。实际上,世界上已经有着太多有关监听的负面报道,比如美国政府被指控监听德国总理的私人电话,还有著名的斯诺登揭发棱镜计划等等。

   叶甫盖尼说,这款游戏没有影射任何国家,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生活在类似的环境下。毕竟俄罗斯政府就设置了名为SORM的系统——用途是监听互联网和电话通信。

   在这个背景下,游戏者会获得一段独特的经历:其他游戏中,玩家的身份通常都是拯救世界的英雄,或是完成重要任务的使者;而《Beholder》中却是一个痛苦的故事,你扮演的是一位非常平凡的小角色,在这个世界中你什么都无法改变,即便完美结局也只是明哲保身,不能拯救除了家人之外的任何人。

这就是完美结局,只有卡尔一家获救

   “我们要为玩家提供一个与众不同的游戏体验。你或许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,但我们在游戏中设置了一个非常极端的环境,在这种压力下,你要做出两难的选择——两面都要伤害到无辜的他人。我们希望游戏尽可能的真实,因为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也会遇到难以抉择的情况,但无法看到另一个选择的结果;而游戏中,你可以读档重来,尝试更多的可能性。”

   很多玩家都在这款游戏的评测中提到了另外几部作品:《Paper, please》《Replica》对极权主义的反思,以及《This War of Mine》对人性的考验。对此,开发组表示可以理解。“每个游戏关于道德选择的游戏都有些相似之处,但玩过之后你会发现,这些游戏各自都有独一无二的地方,无论是画风、玩法或是情节。”

《Beholder》与《ThisWar of Mine》采用了同样的视角

   游戏在上市之初便内置了简体与繁体中文,但初版翻译并不完美。对此,制作组承诺会在近期推出补丁单独完善中文版本,这项工作由国内独立游戏网站indienova完成。

   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发行商,Alawar做过很多游戏的海外发行,深知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市场,玩家们或许会对他们的游戏产生兴趣。另外,多数西方发行商很少在游戏中内置中文,这也让他们有了更多的机会。

   “我们希望中文语音和文本能让游戏对中国玩家来说有更棒的体验——毕竟这是一个故事驱动的游戏。”

制作人员页面

   而有关盗版的问题,制作方坦言非常关心,但却不可避免。

   “我们只能说,这款游戏已经在定价上做出了很大程度的让利,并且也会经常参加Steam优惠,希望玩家尽可能的通过官方途径获取游戏。你可以将它放在心愿单中,打折时会收到推送消息。”

   在采访的最后,我问叶甫盖尼先生,这种题材比较敏感的游戏,在各国家上市发行时会不会遇到阻碍?

   对方对此表示,游戏在其他国家尚未出现这类阻碍,只是在中国遇到了一些小麻烦。“我们当然希望让游戏通过正规的代理方式在中国发售,但审核制度不会让它这么顺利。”显然,这位邻国朋友已经做过了基础调查,“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玩家只能在Steam上看到这款游戏——我是说,正版途径的。”



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若侵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